網站首頁 文化 詳情

有一種力量 ——讀仲維華的《鄉村守望者》

2019-06-14 09:36:08 大豐日報

王志文

“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淚流滿面,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抖擻精神,總有一種力量它驅使我們不斷尋求‘正義、愛心、良知’。這種力量來自于你,來自于你們中間的每一個人。”這是《南方周末》2000新年獻詞中的一段話。時隔20年,當讀到《鄉村守望者》這本書時,我頭腦中跳出了這段話。

我分明感到了文字的力量。這種力量不是源于文字的本身,而是執筆人的正義、愛心和良知。作者仲維華,一位在民政崗位工作了25年的普通人。先前的他,還販過糧食,養過家禽,打過零工。倘若不是這一篇篇文章,我真難從與他的交往中感受到他的激情與力量。

這是真正的力量。這力量是時間的累積。并非一日之功。25年,仲維華在報刊雜志發表了600多篇通訊、散文、雜文和小小說。尤其是新聞類作品,每個字都是來自內心的表達,情感的渲泄,責任的驅使。沒有任何功利的目的,沒有任何花哨的肯定,仲維華把所見所聞最底層的聲音、場景,一個字一個字地勾畫出來,并定格在那個我們曾經的歲月。時間長了,文字也有了“包漿”,讀來,直擊軟肋。

這力量是良知的迸發。格物致良知。這格,于仲維華而言,就是稿紙上那一個個小方格。《討賠之路有多長》中的趙乾宏,兒子死于礦難,但討得的說法卻是兩張白條。鄉下老農的無奈、悲痛與絕望,是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無法忍受下去的。有良知的仲維華于是把這個討賠的歷程記錄下來。我想,他是含著淚寫下來的。因為,每個文字都很樸實,不跳動,不激昂。但我分明看到文字背后,作者那顆微顫的心。良知,讓他關注。關注,提升他的良知。或許,也正是這一良知的驅使,25年后的今天,仲維華把他發表的作品結集出版。與其說是守望鄉村,不如說守望自己的良知。

這力量是自我的救贖。在現實面前,文字有時是孱弱的。無論是與父母長期分離的留守兒童,還是偏居一隅的孤寡老人,文字并不能改變看到的一切。仲維華也很清楚這一點。但,他仍寫。看到棄嬰,他寫;遇到走失的母親,他寫;碰到僅靠幾只母雞生蛋維持生計的老人時,他寫。“幾個片段,雪泥鴻爪。歲末拾起,仿佛如昨。因為親歷,常常掛懷。不知道天堂里的嬰兒是否還在啼哭,不知道受辱的母親是否還在顫抖,也不知道年邁的阿婆現在過得怎樣?”這是無力的追問,也是內心的吶喊。

前些天,行走在烏鎮木心紀念館,我看到白墻上有木心的一句話:文學是一個字一個字救出自己。想到了仲維華的掛懷。這掛懷,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情懷。他寫,出于良知,更是用文字救贖自己。而自救式的文字,是真實的,也是有力量的。

?

8663
98nba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