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文苑 詳情

世事變遷 房子

2019-06-15 08:25:26 大豐日報

?劉立云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大豐的人均住房面積不足10平方米,農村的房屋雖然低矮簡陋,且多數為土墻草蓋,但居住的空間則比縣城寬敞的多。起碼是每逢喜喪嫁娶、人來客往,總可以容得下身子。家底厚實富裕一點的人家,能擁有三四間氣派的大瓦房。

我小時候是生活在機關大院里的。身為技術干部的父親是單位里的業務中堅力量,故享受到了“兩房一廚”的居住待遇。我家的住房門朝西,是一所幼兒園遺留下來的附房。屋后是一條兩岸長滿了蘆葦的小河,河水清澈見底,河底下有螺螄、蜆子和蚌,還有許多在水中游弋的小魚。小河那邊是一望無際的農田,推開后窗,常看到杜鵑、布谷鳥、灰頭麥雞等鳥兒們掠過的身影,并不時聽見它們清脆委婉的鳴叫與吟唱。那時,大豐城周邊的生態是非常好的,即使居住在市中心,春天里也能隱隱嗅到郊外田野上隨風飄來的油菜花香。

我們居住的兩間正房實際面積也就40平方米左右。一間是父母親的臥室,中間拉上一道布簾,挨著西窗再鋪張床,就是兩個姐姐的閨房了。另一間緊依后窗呈丁字式擺兩張床,就是我們弟兄三人的棲身之處,多余的空處置張方桌,是全家人吃飯的地方,也當作客廳。在我家住房北側,搭了一個約七八平方米的小披,當作廚房。那廚房是敞開式的,無門,就談不上落鎖了。每當做完飯,總要將一些炊具及油鹽醬醋之類的東西移至正房,生怕失竊。

門朝西的房屋居住得似乎很不省心,其功能也只能說是擋雪避雨。尤其是冬夏兩個季節,住在里面無疑是一種折磨。冬天,西北風鬼哭狼嚎般地呼嘯著,朝著門內長驅直入,只要打開門,總把家中的窗簾掀起,電燈泡也被吹得搖晃不定。到了夏天,還沒起床,太陽就毫不吝嗇地將熾熱之光射進屋內,不一會兒,家中騰起滾滾熱浪。挨到午間,陽光雖然照在房頂,但輻射下的熱氣如同一只倒扣的蒸籠。下午兩三點的光景,西面的太陽再一次光顧家中。

一次,父親有位朋友來家里做客,正值下午時分,盡管他不停地揮舞著手上的芭蕉扇,依然是大汗淋漓。他詼諧地說:“你家的‘福氣’真好,每天早上能吃到熱烘烘的‘米餅’,中午可以敞開肚皮吃飽‘饃頭’,眨眼功夫,下午的‘燒餅’又送上門了。”

當今,大豐城里的人均居住面積,已從先前的不足10平方米攀升至40多平方米了。居住條件早已完成了從量的變化到質的飛躍,并大踏步朝豪華和舒適型方向跨越。漫步大豐城內外,庭院、別墅以及一幢挨著一幢的摩天商住大樓和一座座高端住宅小區,成為大豐一道獨特靚麗的風景線。

盡管商品房的價格在近十幾年內翻了幾番,但前來買房的人們依然趨之若鶩,有些比較“熱門”的小區,還出現了一房難求的局面。前些日子我從媒體上得悉,東鄰扶桑日本,人均居住面積也不過在20平方米左右,他們并非缺錢購買更加寬敞的住宅。因這個島國土地資源極為匱乏,政府以提倡節約土地盡量減少居住面積為一種愛國行為。因此,這個國家的市民積極響應。日本市民居住理念并不一昧追求高大、寬敞與奢華,而以適用、舒適、節省為目的,竭盡可能將室內空間利用到極致。據說,日本人以自己居住面積低于政府規定而引以為榮和自豪。

“房子是用來住的,不是用來炒的。”這對中國房地產亂象無疑是當頭棒喝。對住房的科學調配和合理使用,我們應該認真研討同時,不妨學一學日本人縮小住房面積的愛國情結。


887
98nba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