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搜索 詳情

茅房的回憶

2019-06-18 09:31:05 大豐日報

30多年前,在海豐農場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,晚上最好不要上茅房,這不僅僅是因為晚上烏漆墨黑得看不清,容易掉下去,或不小心踩到“黃金”,而是“蹲臺”周圍的蚊子太多。如有想去試一下的,屁股定會被咬得像起伏的丘陵。對于我們這些老“游擊隊員”來說,一招半式還是有的。按現在的說法叫“應急預案”。記得有一次,我違反了規矩,晚上“急了”。急中生智的我趕緊從箱子里翻出驅蚊劑,涂在關鍵部位,并迅速跑出寢室,沖向茅房。心里在想:動作要快,不然驅蚊劑要失靈了。在上海,驅蚊劑的有效時間是4小時。而在農場的實際使用時間是2小時。快要結束時,才覺得屁股有下雨的感覺。用手一擼,哇!像沙子一樣密密麻麻,鋪天蓋地。我趕快整理服裝退出戰斗。

當我大汗淋漓地走出廁所時,反而有一種英雄的感覺!勝利者的感覺!正當我沉浸在喜悅中,回味著絕招的奧妙時,忽然一個黑影從我身邊竄過,直沖茅房。咦!這不是老金嗎?他怎么也“急了”呢?平時蠻講衛生的。他有沒有妙招呢?說時遲那時快,里面已傳來了“哇……喔喔……呋呋”的驚訝之聲,聽那聲音有一種吃重慶火鍋的感覺,太刺激了。

我幸災樂禍地回到寢室,得意地躺在上鋪的床上,哼著樣板戲:“……誓把反動派一掃光。”得意之余忽覺腸子在蠕動,并伴隨咕嚕咕嚕的叫聲。糟了!又要“急了”?要真搞起來,一招半式是很難對付的。果真來了,快,來不及了。迅速跳下的我忙從床底下拉出“應急WC”——臉盆,立馬成功“呼啦”了。銜接得天衣無縫,用上海話說,“候分刻數”。這是我最后的“半式”了,是勝利者,是英雄,不敢想了。

正想著,肚子又“急了”。今天怎么搞的?這次厲害,拉出的東西雖不多,卻都像果凍狀,這是典型的細菌型痢疾啊!沒招了,我整個人都癱掉了。渾身發冷,還不停地顫抖著,兩眼發黑,口干舌燥。想喝點熱水,但熱水瓶早已壞了。看看煤油爐,沒有油了,連燈芯都燒光了,下意識地拿了一下茶缸,空的……

經過幾天的折騰,人總算回過來了。但一米八幾的我,從一百五十幾斤的壯小伙一下子降到一百一十來斤,只剩皮和骨頭了。值得慶幸的是,在農場像我這樣還算好的。更厲害的在第二年就發生了,這就是海豐農場知青都知道的“二號病”(俗稱霍亂)。那架勢,不會比“殺死”“豬流感”差。

據說那時南大河的水已檢測出2號病的病菌,上面派出了醫療隊,在林隊直接進行干預。整個天空彌漫著漂白粉和石灰粉的味道;用高錳酸鉀的水洗手、洗碗筷;食用的水是從場部直接運來的深井水;每人每頓要吃四粒“四環素”。這些都必須在醫生的監控下進行,絕無疏漏。帶菌者被隔離在寢室里,享受茅房的待遇被取消了。我們這些疑似病人也被困在村里。當時我們都是20歲左右的愣頭青和瘋丫頭,就覺得很新鮮,根本不知道這是一場驚心動魄的“戰斗”。

(朱海民)


2286
98nba篮球比分